报告厅

返回首页
2014年第一季度媒体监测报告
2014年第一季度彩虹媒体奖媒体监测季度报告
——2014年1月到2014年3月
\
制作:中国彩虹媒体奖
出品:中国彩虹媒体奖

     第一部分  研究背景与研究设计
本报告是由中国彩虹媒体奖制作和出品的同志媒体监测报告。本次报告抽样主要选取了中国主流门户网站新浪网在2014年1-3月期间所发表的与中国同志有关的全部报道,并参考网易、腾讯等门户网站的样本。本报告力图分析这些报道的报道方式及潜含的价值观念及作用,从而揭示大众媒体对同志报道的特征,以及报道背后的媒体常规,并由此探讨民间同志组织未来对大众媒体的传播、倡导策略。

一、大众媒体对同志报道的当前现状
随着同志能见度的不断提升,媒体的报道中首先越来越开始能够发现同志的存在,同志的声音,对相关的报道,越来越多的媒体可以开始保持审慎和客观、中立,甚至一些对LGBT有比较全面认识的媒体可以产出一些同志友好的、倡导多元与平等的正面报道。

然而,对LGBT议题的报道还是对媒体人提出了挑战。首先,我们生活在一个“异性恋模式”中心的社会,在报道LGBT人群尤其是亲密关系时,会用惯常的异性恋模式去对一个陌生的群体进行想象;其次,由于缺乏真正的平等意识,媒体的报道很多时候还是要么迎合大众采取猎奇、夸张的手法进行报道,要么在报道的话语中采用居高临下的姿态,强调同志和“正常人”是一样的或是要提高对同志人群的“容忍”度等。第三,同志逐渐被大众看见和接纳的过程也是与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婚姻家庭、宗教信仰等多方面的议题相互的交叉,在向内重构同志社群文化时,也向外激起了很多争议和讨论,媒体在报道的时候,由于性别视角和权利意识的缺乏,不一定能去做一个客观、公正的报道。

媒体在当前的文化环境下,是传播的重要载体,也是同志平权运动中的重要助力,让媒体走进和了解同志,让同志和媒体建立良好的联系从而提高同志群体既是彩虹媒体奖的宗旨和目的,也是当下同志运动必须要做的事情。

二、何为有社会价值的LGBT媒体报道
    有社会价值的LGBT媒体报道,是我们希望倡导和推进的,我们认为,有价值的LGBT报道可以从以下三个维度来衡量:
客观:媒体应该对同志群体与议题进行客观公正的再现,而不是迎合歧视、恐同的观点和猎奇的心理。同时也要直面同志群体的迷思和问题。
平等:媒体应该平等地看待同志群体,既不特殊化,也不可以贬低,在客观反映实际情况的基础上树立平等理念。
多元:媒体应该在报道有关同志群体的人群、社区、议题时,关注他们的生活和文化的方方面面,看到这个群体内部的多元,倾听和报道更多群体的声音。

三、研究对象和研究意义。
中国彩虹媒体奖通过长期观测同志群体媒体报道,试图去真实、全面了解同志群体媒体报道的状况。过去由于对同志议题媒体报道的现状缺乏观察与统计,没有从报道来源、报道形象、报道议题、报道态度等方面来全面审视大众媒体对同志议题的报道,没有从局部到整体的长期监测结论,缺乏实证基础,因此,很多媒体行为都是对零散的媒体报道案例进行沟通与倡导。

    因此,同志议题媒体报道数据库建立与监测分析的研究的目的和意义不仅是学术,也是与媒体倡导的结合:以研究结果作为证据,揭示报道中存在的问题,从而与大众媒体沟通,促进大众媒体的改善,同时也帮助民间同志组织制定针对性的、有效的媒介行动策略。而且,同志媒体监测与媒体工作者培训、同志议题的社会宣传推广是彼此相互密切联系的策略。

    因此,本研究的意义不仅在于揭示媒介对同志议题的报道状况,反映出它们“报道了什么”、“报道了多少”以及“是怎样报道的,基于怎样的思路和态度”,也在于帮助民间同志组织在深入了解大众媒体的基础上,评估既有的传播成效,反思以往的媒体行动策略,为同志社区广泛开展的媒体行动提供实证的基础。

本报告主要基于新浪新闻平台,同时辅以网易新闻、腾讯新闻等平台的补充,以“同性恋”等关键词来搜索主流媒体的相关报道,从报道立场、事件类型、报道范畴、报道主题等方面出发分析主流媒体对LGBT新闻的报道,从而探索和讨论LGBT机构媒体策略,从另一方面也希望以此作为与大众媒体进一步对话的基础,让媒体加深对LGBT的全面了解,以备在努力消除对LGBT不公正报道的共识前提下,商讨改善相关报道的方向,进而能够产出更多有价值的报道。

本次报告的搜索数据时限:2014年1-3月份
搜集媒体: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自身产出内容及对主流传统媒体的转载;
搜索的报道范畴:社会民生类、文化娱乐类、法律政策类、科学普及类
搜索的报道主题: 
名人与同性恋
同志婚姻与亲密关系
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
HIV艾滋与LGBT群体
LGBT青年
LGBT在职场与其他社会领域
LGBT与犯罪有关报道
LGBT权益、反歧视与LGBT组织
其他
LGBT文化评论及相关作品
其中LGBT文化评论及相关作品是新增监测内容,主要指和LGBT相关的文化评论、探讨以及主要对LGBT相关作品进行的报道。 
搜索的报道对象:
男同
女同
LGBT(未分类)        

四、研究视角
本次监测试图回答以下问题:
•   该网站报道了哪些同志事件和话题,这些事件和话题的具体情况是怎样?
•   该网站是如何报道这些事件/话题的,例如,有多少数量和篇幅,采用何种体裁,将其置于什么位置,让谁在其中发言,如何描述相关的各种情节,是否客观呈现了同志群体的现状,提供了有助于推动同志反歧视的信息和知识?
•    媒介对同志事件/话题的报道是否符合民间同志组织的观点和主张,报道的作用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    这些报道的总体状况反映了怎样的媒体常规?
•    从而,结合民间同志组织以往的工作经验,如何进一步改善未来的传播策略?

五、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的是内容分析和文本分析相结合的方法,以文本分析为主,文本分析通过对传播内容的细读,揭示出传播内容在一定语境下潜在的观念和意义,并对报道的立场和观点等进行质性研究。选择部分具有典型性的报道作为案例,在内容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指明大众媒介报道的倾向性和价值作用所在。以内容分析为辅,将传播内容转为数字指标进行统计分析,而从力图揭示传播内容的实质及趋势。
 
第二部分  内容分析与文本分析
一、报道的基本特征
1. 报道量
2014年第一季度,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共报道LGBT相关报道70篇,从1月到3月分别是8、23、39篇报道,与去年第一季度报道45篇相比,增长了55.55%。其中法律政策类报道15篇,社会民生类报道21篇,科学普及类报道2篇,文化娱乐类报道32篇。从总数看,文化娱乐类报道占据绝对优势,但从单月来看,又会呈现出不同特点。


2. 报道主题
从报道主题看,由于文化娱乐类报道占比较大,所以在报道主题上,名人与同性恋就占了相当大的比例,第一季度总共70篇报道中,各报道主题分布如下:
名人与同性恋主题的报道为27篇,占比34.28%
其次是LGBT权益、反歧视与LGBT组织方面的报道,共有18篇报道,占比25.71%。
其他主题报道由多到少依次为:
LGBT在职场及其他社会领域主题的报道,共6篇,占比8.57%
LGBT与犯罪有关方面的报道,共5篇,占比7,14%
同志婚姻与亲密关系方面的报道,共5篇,占比7.14%
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主题的报道,共5篇,占比7.14%
其他(即均不在所列主题中的)主题报道2篇,占比2.85%
LGBT文化评论及相关作品主题的报道,共1篇,占比1.42%
HIV艾滋与LGBT群体主题的报道,共1篇,占比1.42%

3.报道立场与事件类型
由于1、2月份的热点事件主要由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和乌干达签署反同性恋法案一事,由于俄罗斯此前通过禁止宣传同性恋的法案,被指责为国家恐同主义,因此冬奥会开幕前遭到了不少支持同性恋权益的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抵制、抗议,而乌干达和俄罗斯等国家的反同法案则激起了媒体关于“对同性恋态度是否应该求同存异的讨论,尊重不同国家文化传统”的讨论,如《乌干达同性恋行为可判终身监禁 知情不报受处罚》等报道首先将这些国家LGBT人群的处境和法律地位、官方态度等客观显现了出来,但这种“客观”当中缺失的是对同志人群作为弱势群体遭到歧视的关怀和对正义的吁求。

3月份一般为文娱界的小月,但尽管如此,借着不少西方国家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东风,仍然不乏明星出柜等新闻,如《戴利默认“出柜”带来自信 认为是促进事业正能量》等报道就将出柜与面对真实自我等结合起来,给人十分积极良好的信息,而且传递出了“撑同志,反歧视”的价值观念,而《丹尼尔新片挑战男男恋 全裸照曝光》等报道则将同性恋作为一个新闻的卖点,暗合了娱乐报道猎奇的导向。

本季度,中性立场的报道数量为41个,占第一季度报道总数的58.57%,本季度正面立场的报道数量为20个,占第一季度报道总数的28.57%;但与此同时,第一季度被报道的LGBT新闻里,本身为中性的事件是22个,而本身为正面的事件为30个,说明很多正面事件,大众媒体在进行报道时更多地倾向于用中性立场报道是因为对同性恋的正确性有所顾虑,也许离真正的“客观”还有一段距离。
表2  2014年第一季度LGBT新闻报道立场分布
  1 2 3 总数 占比
正面 3 9 8 20 28.57%
负面 3 1 5 9 12.85%
中性 2 13 26 41 58.57%
 
而在对负面新闻的处理当中,媒体也开始更多的采用中性立场和视角进行报道。本季度被报道的LGBT新闻中,负面事件为18个,而被加以负面报道的为9个,且负面事件中并不一定被负面报道,这说明媒体对发生在同志群体身上的负面事件,开始学会将性身份与犯罪脱钩,以免加剧对同志的刻板印象。虽然会提及受害人或加害人的同志身份,但不一定会在报道中对性取向和犯罪事实进行对应。然而这种恶劣的贴标签,将犯罪和性取向联系起来的报道方式仍然会在报道中体现出来,如《8个体面男人在酒店同性淫乱》等报道,本来成年人之间对他人没有伤害、完全自觉自愿的性行为是否属于违法犯罪就存在很多争议和讨论,这篇文章却运用道德批判的手法将社会地位与性行为之间相互挂钩,挥舞道德大棒,将同性恋贴上“淫乱”的标签,对公共意识的进步毫无帮助,只是迎合了看客的猎奇心态。

这说明在一些公共事件发生之时,同志群体一方面要敢于发声,一方面也要运用更积极的媒体策略,用更主动的态度对媒体进行倡导。
表3  2014年第一季度LGBT新闻事件类型分布
  1 2 3 总数 占比
正面 2 10 18 30 42.85%
负面 5 4 9 18 25.71%
中性 1 9 12 22 31.42%
 
5.  报道对象
    男同被报道24次,占总体的34.28%,女同被报道8次,占总体的11.42%,不分类地报道LGBT群体39次,占总体的55.71%。我们可以看到,女同往往在报道中较少被提及,而不少不分类的同志新闻中,往往出现的更多的也是男性。女同在同志报道中声音比较微弱,除了犯罪报道一般较少和女同相关外,还和社会对女性的压抑有关,女性一般来说也较少出现在媒体报道之中,女同在LGBT报道中的弱势与女性在媒体报道中的弱势是同一的。

二、报道方式
1.  对报道对象的描述和态度
在26篇有关乌干达总统签署反同性恋法案的新闻报道中,大部分媒体提出自己的观点和视角,其中某些媒体的价值取向存在一定的问题,值得LGBT社群关注。比如《乌干达同性恋行为可判终身监禁 知情不报受处罚》的文章最后提出“分析人士认为,在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的世界,各国应该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尊重和理解他国的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而不能把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强加给其他国家”,这样的媒体观点表面上比较“客观”、“包容”,实际上背后的逻辑混乱,观点陈旧迂腐,直接无视LGBT性少数族群的人权利益,对他们造成极大伤害。文化传统并非是所有问题的挡箭牌,牺牲少数人利益的文化传统需要反思和摒弃。以下几篇新闻报道《美国务卿批乌干达反同性恋法堪比种族隔离政策》、《乌干达总统签署反同性恋法案引国际异议》、《乌干达无视美国施压签署反同性恋法案》则将目前全球反同恐同国家进行分析比对,从法律、传统、文化、权益的角度对事件进行解读,并将乌干达与非洲一些国家的反同法律上升至“反人性,反人权”的高度,传递的讯息比较客观与积极。
 
2. 对同志权益现状、背后根源问题的延伸
在同志权益方面,有12篇新闻发源地在大陆并由国内媒体报道的有关法律的报道事件,这几篇报道都将同性恋这一性取向放入传统文化、法律法规、就业权利、公民结社权利等框架中进行分析,分析事件背后可能的社会根源。
其中,《同性恋男子入职58同城遭拒 专家称难界定歧视》、《90后男生申报同性恋组织被拒 状告湖南省民政厅》、《从道德层面评价同性恋者不妥》三篇报道中,媒体给公众呈现出同性恋等性少数族群在目前法律框架下比较尴尬的生存境遇:一方面法律不禁止同性恋,而另一方面同性恋社团无法进行民政注册或在维护同性恋权益方面无法得到有效的法律支持。看似矛盾的现象背后表现出强烈的歧视同性恋、忽视同性恋公民权益的社会怪相。“官方对同性恋群体不恰当的认知和态度,会加剧部分公众对同性恋群体的误解和歧视,也会加剧部分同性恋者与社会的隔阂。”

   而另一个舆论焦点还是被持续关注的俄罗斯冬奥会以及普京政府反同法案上。16篇相关报道中,《美媒批普京“反同性恋”实为“反言论自由”》、《意大利前议员索契支持同性恋被捕 俄警方否认(图)》、《普京造访同性恋酒吧 与冬奥女同冠军拥抱畅饮》、《俄副总理:俄罗斯不禁止同性恋 但要让其远离孩子》、《同志半裸表演 抗议同性恋在俄遭暴力对待》、《索契冬奥前数百名作家联名反对俄罗斯反同性恋法》、《27名诺奖得主联名致信普京 反对反同性恋宣传法》等等,媒体在描述新闻事件的同时,舆论十分惊人的一致为LGBT性少数的权利摇旗呐喊。国内民间LGBT组织也积极响应,在自媒体上发表声明或民间人士组织倡导活动声援俄国同志。在一场媒体与NGO的联手狂欢中,同性恋议题得到广泛回应与探讨,而同性恋权益问题也让更多民众加以了解,从而有了支持的可能。

三、 报道伦理
   同性恋与家庭伦理
该季度有近两周时间没有任何LGBT相关报道,是因为传统春节放假的原因。自古中国人在春节期间选择团聚,而LGBT社群中的大多数人反倒是惧怕家庭聚会。原因很多,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中国传统庭伦理的设定必须是一男一女的传统夫权形式的,其他的“婚恋”可能被排除在外。从以下几篇报道中可以看出中国人传统观念在看待同志儿女婚恋方面所产生的畸形观念。《任志强首谈女儿 只提两要求不吸毒不搞同性恋》、《香港地产大亨10亿为同性恋女儿招亲》、《马英九结婚为何我们不行? 台湾同志团体要求多元成家》这些报道所呈现的内容是中国民众家庭的真实写照,传统父权社会要维系男性在家庭中的首要地位,并要将此模式传承下去,因此拒绝一切非一男一女的婚恋形式。多数中国家长具有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男刚女柔的封建意识,无论是亿万富豪抑或市井小民在同性恋议题上都难谈包容,有些家长所谈的是伪包容即支持同性恋但如果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那绝不“姑息纵容”。面对“传统家庭伦理”,部分同性恋会选择妥协走进异性恋婚姻,或者取其下策走进形婚,当然还有部分同志会坚持自我,采取反抗传统的方式。之前也有媒体报道过同性恋与家长的故事,对民众的多元性别意识是个极好的促进,对LGBT社群也是个鼓励。
 
 四、 总体结论   
    本次报告的抽样来源并不完全,但根据门户网站(新浪)2014年1-3月搜索的报道,并辅以网易、腾讯、南都网的样本分析,监测结论如下:

1.媒体对同性恋相关的法律政策、平权倡导以及相关国家的友同或恐同政策给予了相当的关注,尽管部分媒体在报道时存在价值观的偏差,但大部分媒体都能从权利平等以及人性的角度去理解同志权益,并对有关情况进行比较客观的报道,在激发的公众讨论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媒体在提高同志能见度、推动LGBT平权方面的努力;

2.新闻报道中仍然常出现对同志群体的污名和误解,尤其是在报道国内LGBT新闻的时候这个问题更加突出,在“不反对”的基础上,很多时候离“支持”还有一段距离,对比报道国内外LGBT新闻的差异,国内的LGBT社群要更加积极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执行更加积极的媒体策略;

3.媒体依然有将同性恋与犯罪事件建立暗示性因果关系的报道惯性
 
五、优秀报道
在2014年度1-3月份报道中,也能发现一些具有示范意义的优秀报道,以下仅个别举例:
 
来源《南都网》
《允许分歧 但不要仇恨》此篇报道描述了美国媒体对“反对同性婚姻游行”的事件发生前后的各种社会势力的较量与分歧,文中提到“同性婚姻是美国目前最具争议的政治问题,与其他政治问题一样,争议越大,分歧就越深刻,争论也就越容易导致偏执立场,甚至引发仇恨。”各种社会力量尤其是宗教势力在反同性婚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好的公共生活里,语言仇恨(包括语言的刻薄、侮辱、辱骂)是违反公共伦理的,这一伦理的出发点是每个人的人格尊严与平等。国内以往在一些同性恋公共议题中也呈现出不少无理性的争吵与谩骂,该文也为所有人提出一个好的视角来进行反思。
 
来源《京华时报》
《同性恋入职遭拒 58同城回应与企业文化不符》该报道还原了整场诉讼的前因后果,呈现出目前国内在职场中的一个普遍事实,强势企业会千方百计刁难算计甚至歧视同性恋员工,而像报道主角这样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权益的人,少之又少。无疑这场诉讼在LGBT社群中会产生积极影响,而媒体在整个事件讨论中也被多方点赞。
 
来源《人民网》
《台湾同性恋团体"街"吻 宗教团体喊"一夫一妻"》此篇报道的精彩之处是,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任何一种社会力量的声音都不应该被压制,法律所保障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应该落到实处。
 
来源《环球网》
《婚恋心理:对同性恋的5大误解(图)》此篇报道纯属科普类型的文章,但与其他科普同性恋的文章比起来,更通俗易懂,尤其整篇多次引用多方数据将一些复杂的医学或社会学问题解释的更易于被普通民众接受实属不易。
 
来源《南方都市报》
《艾伦带活奥斯卡收视 同性恋身份获认同》长篇幅叙述了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的人生经历,从因出柜被封杀到获得认同,不仅成为“同性恋人群维权的精神领袖”更成为广受好评的金牌主持人。刻画了一个女同性恋丰满立体的形象,读来不仅让人不禁莞尔,更为之钦佩。
 
来源《中国新闻网》;

《尼泊尔同性恋权益人士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通过报道诺贝尔和平奖这一权威奖项对于同志权益的认可,传递LGBT平权的正义性与必然性。而且客观叙述了权益人士对促进所在国家性/别平等的努力和成果,十分可信。

 
第三部分 延伸:取消媒体权威与社群界限
社交网络时代,社交媒体清除了我们表达的障碍,从博客、微博到电子出版,我们可以更快、更真实地说出我们的故事、想法,甚至可以发起集体行动,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可表达的时代,媒体,作为信息的媒介,相比同志社群的民间发声,它的权威地位还存在吗?我们还需要视大众媒体为唯一的发声出口吗?

同志社群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媒体的推广传播,而引起广泛关注,是不是可以通过策划集体行为,来改变、影响媒体的视角?

因为大众媒体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而是我们发声的一个工具。了解大众媒体,掌握媒体倡导技巧,我们可以影响媒体,我们更可以在当下和未来,利用自己的发声、集体力量进入公众视野,改变公众意识。
 
数据搜索&报告撰写:李橙
京ICP备14015866号-23 ©2014 北京纪安德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Web Design:Qingfeng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