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厅

返回首页
2013年第四季度媒体监测报告
2013年11月-12月同志媒体监测报告
同志群体在大众媒体上的可见度与反歧视
\
——以门户网站为例

制作:les+
出品:中国彩虹媒体奖
 



第一部分  研究背景与研究设计
本报告是由les+制作,2013彩虹媒体奖出品的同志媒体监测报告。本次报告抽样选取了中国主流门户网站(新浪)在2013年11-12月期间所发表的与中国同志有关的全部报道,本篇报道力图分析这些报道的报道方式及潜含的态度及作用,从而揭示大众媒体对同志报道的特征,以及报道背后的媒体常规,并由此探讨民间同志组织未来对大众媒体的传播、倡导策略。
 
一、大众媒体对同志群体报道的当前现状
    随着媒体对同志群体和议题的报道逐渐开放,越来越多客观、平等和有包容性的新闻报道为提升大众对同志群体的认识和理解起到很大帮助。它们为那些忽略或对这些议题有歧视偏见的媒体人士树立着良好榜样。

    但是,许多记者、编辑和制作人仍然面临着复杂的挑战。当越来越多的公众人物对同志群体发出多元言论,引发公众的热烈关注和广泛讨论时;当同志群体的生活与社会中传统家庭、信仰、经济、健康、政治、体育、娱乐和无数的其他问题,发生越来越多相碰撞时;媒体从业人员对于同志群体消费性、猎奇性的语态报道已经无法吸引,甚至伤害了那些想要了解同志群体生活经验和观点的读者们。已经形成一定社会力量的同志群体也不再满足于在新闻媒体中始终以负面的形象出现。
 
二、何为有社会价值的同志群体媒体报道
客观:媒体应该对同志群体与议题进行客观公正的再现,而不能迎合歧视、恐同的观点。
平等:媒体应该广泛地报道同志的人群、社区和议题,而不仅以消费性的视角来“契合”主流文化对同志群体的想象。
包容:媒体应该在报道有关同志群体的人群、社区、议题时,关注他们的生活和文化的方方面面。
 
三、研究意义
    通过长期观测同志群体媒体报道,有助于我们真实、全面了解同志群体媒体报道的发生状况。但实际上,由于过去对同志议题媒体报道的现状缺乏观察与统计,没有从报道来源、报道形象、报道议题、报道态度等方面来全面审视大众媒体对同志议题的报道,没有从局部到整体的长期监测结论,缺乏实证基础,因此,很多媒体行为都是对零散的媒体报道案例进行沟通与倡导。

    因此,同志议题媒体报道数据库建立与监测分析的研究的目的和意义不仅是学术,也是与媒体倡导的结合:以研究结果作为证据,揭示报道中存在的问题,从而与大众媒体沟通,促进大众媒体的改善,同时也帮助民间同志组织制定针对性的、有效的媒介行动策略。而且,同志媒体监测与媒体工作者培训、同志议题的社会宣传推广是彼此相互密切联系的策略。
因此,本研究的意义不仅在于揭示媒介对同志议题的报道状况,反映出它们“报道了什么”、“报道了多少”以及“是怎样报道的”,也在于帮助民间同志组织在深入了解大众媒体的基础上,评估既有的传播成效,反思以往的媒体行动策略,为同志社区广泛开展的媒体行动提供实证的基础。
当然,也希望以此作为与大众媒体进一步对话的基础,以备在努力消除对L同志不公正报道的共识前提下,商讨改善相关报道的方向。
 
四、 研究对象
本次报告的搜索数据时限:2013年11月-2013年12月
搜集媒体:网络媒体
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
 
搜索的报道范畴:法律政策类、文化娱乐类、社会民生类、科学普及类
 
搜索的报道主题:
名人与同志
同志婚姻与亲密关系(含同妻、形式婚姻)
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
HIV艾滋与同志群体
同志青年
同志在职场、在其他社会领域
与同志有关的犯罪报道
同志权益、反歧视与同志组织
 
搜索的报道对象类别
男同
女同
同志(未特别分类)
 
五、研究问题
本次监测试图回答以下问题:
•    以纸媒、网络、杂志为代表的大众媒体研究对象报道了哪些同志议题和事件,这些议题和时间的具体情况是怎样?
•    这些大众媒体是如何报道这些议题/事件的,例如,有多少数量和篇幅,采用何种体裁,将其置于什么位置,让谁在其中发言,如何描述相关的各种情节,是否客观呈现了同志群体的现状,提供了有助于推动同志群体反歧视的信息和知识?
•    媒介对同志议题/事件的报道是否符合民间同志组织的观点和主张,报道的作用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    这些报道的总体状况反映了怎样的媒体常规?
•    从而,结合民间同志组织以往的工作经验,如何进一步改善未来的传播策略?
 
六、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的是内容分析和文本分析相结合的方法,以文本分析为主,文本分析通过对传播内容的细读,揭示出传播内容在一定语境下潜在的观念和意义。本报告选择部分具有典型性的报道作为案例,在内容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指明大众媒介报道的倾向性和价值作用所在。以内容分析为辅,将传播内容转为数字指标进行统计分析,而从力图揭示传播内容的实质及趋势。
 
第二部分  内容分析与文本分析
一、报道的基本特征
1. 报道量
2013年11月-2013年12月份以新浪为代表的网络媒体一共发布篇幅是91篇,其中社会民生版报道30篇,文化娱乐类报道25篇,法律政策23篇,科学普及13篇。比例分别为:30%、25%、23%和13%。
 
\ 
 
2.  消息的来源
在一些社会民生类的报道中,受害者、与受害者有关的人是主要信息源,其次是各类官方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包括警察、法官等,最后才是LGBT组织成为信息源。目前国内各大主流媒体都会关注留意自媒体信息,而也有部分的新闻消息来源是自媒体。
 
3.  报道主题
2013年11月-12月新闻报道按主题分类的前四位为:
以国外媒体报道俄罗斯冬奥会为引子,报道同志权益、反歧视与同志组织的相关信息——共计31篇
通常的国外报道中,立场比较鲜明,都是在俄罗斯的反同政策的大背景下对于当地LGBT性少数群体的生存状态、政治诉求以及所面临的恶略境遇进行大篇幅的深入报道。
与艾滋病有关的报道——共计28篇
每年在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前,国内新闻媒体一窝蜂的进行大量的艾滋病相关报道,其中相当部分会谈及男同性恋话题,并将同性恋问题与艾滋病问题进行“联想式”分析,其中不乏对疾病污名化以及对同性恋污名化的报道。在国家政策层面,也出现一些积极的有关治疗政策的报道,但是都有意无意的回避同性恋话题并忽视同性恋人群的基本权益。
名人与同志——共计20篇
娱乐圈或其他领域知名人士的出柜报道为主,以及他们面对报道后所阐述的对LGBT群体的态度看法等。
同志婚姻与亲密关系——共计10篇
国内国际上有关同性婚姻的报道层出不穷,其中相当部分是报道美国以及一些欧洲国家有关同性婚姻法律政策的更新与改进。另外国内报道中,媒体也关注与同妻相关的内容,常态的媒体描述还仅限于同妻的权益受到侵害并获得大多数人的同情,包括亲友、同事等,媒体在为什么产生同妻现象的根源问题上并没有多大改进。还有一部分报道是有关国内同志家长的内容,这些报道整体上比较客观、积极,同时描述同志家长的诉求也比较明确,希翼进一步普及知识并呼吁社会宽容对待。
其他的有关同性恋犯罪的报道数量明显减少。
 
二、报道对象的特征
1. 报道对象比例
男同性恋 38%,女同性恋 8%,未标明男女同性恋类别的为54%。
 
2. 同志在报道中所处的位置
在2013年11-12月的同志相关议题的报道中,有关俄罗斯冬奥会的相关报道比较凸显,国外媒体将新闻报道引向俄罗斯当地同性恋人权的话题,并深入进行分析。在政策层面,国外媒体比较客观的报道俄罗斯政府对同性恋的态度与最新进展,而国内媒体通常会有意避开此内容。
 
由于世界艾滋病日的原因,国内媒体集中进行了艾滋病相关活动的新闻报道,其中不乏介绍同志草根组织的艾滋病日活动以及同志群体作为“高危人群”的健康状况报道。也有少量报道关注具体的艾滋病病人背后的故事。但是,媒体在报道艾滋病议题时,有意回避了艾滋病病人的权益问题,有意回避了同性恋人群在艾滋病议题中被歧视被污名化的问题,这是十分遗憾的。
 
在同性婚姻的议题中,国内的主流媒体仍然是缺失的,没有进行更多的深入报道,一些国内的网站转载了境外的同性婚姻新闻,但从舆论导向看仍然是较为保守的。此议题上国内一些同志自媒体呈现出积极活跃的势态。
 
如何影响主流媒体在大型公众议题中进行客观、公正、透明的报道,这是LGBT社群需要进一步努力的方向。
 
3. 对LGBT议题的报道也体现了社会整体包容度在主流媒体的报道中,可以看出社会对LGBT的包容度正在逐步改善,而且已经开始出现一些除去男女同性恋之外的性别身份的报道,比如跨性别,媒体在对跨性别群体的报道中出现“理解”“接纳”“同情”等字眼,可以看出包容度在改变。而以往的对男女同性恋的报道中,相对较为积极正面的内容占据主要位置,一些同志犯罪的报道在近两个月中已经减少许多。
另外,媒体在对同志人群的报道中,身份的多元化也是一种趋势,不同身份与职业的同志人群出现在新闻报道中,展示了同性恋者多重社会身份,社会包容度在逐步提升。
 
三、报道方式
1.    对报道对象的描述和态度
在16篇有关俄罗斯冬奥会以及俄国反同宣传法案的报道中,俄罗斯政府及普京成为曝光对象,大部分新闻报道并不认同俄国反同政策,并援引国外LGBT组织的声明以及政治诉求,国内媒体也进行了相关信息的转载或报道。《公然挑战普京 美国拟派同性恋运动员参加索契冬奥会 》,《美媒批普京“反同性恋”实为“反言论自由”》,《普京:俄罗斯不应对同性恋群体持排外态度》,此类新闻发源地为均为中国大陆境外地区,国内媒体并没有继续深入的报道,媒体中呈现国内LGBT组织的声音也是缺失的。
一些事件类型较为负面的新闻报道,诸如《为什么男同性恋者更易染艾滋病》以及《男男同性恋者梅毒知晓率最高》或《大学生艾滋病预防调查显示:超五成人表示理解同性恋人群》、《北京:男男同性恋者等高危人群将获免费疫苗》 等报道中,媒体惯性地将男同性恋与艾滋病划等号,同时对疾病进行污名化,这容易在民众传播中产生一种误导。一些视频报道也较为负面容易让民众对男同性恋、艾滋病病人和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产生污名联想,不利于大众的健康教育。  
 
2.   对同志权益现状、背后根源问题的延伸
10篇新闻发源地在大陆境外的有关同志权益的报道中,国内媒体仅仅是做了转载并没有针对国内LGBT人群的权益问题进行深入采访或报道,诸如《印度最高法院推翻过往裁决维持同性恋有罪裁定引发民众抗议》、《联合国首次发布官方报告 呼吁各国保护同性恋者权益》以及《潘基文呼吁非洲尊重同性恋权益》等报道中,虽然国内媒体没有将内容展开延伸至国内LGBT权益问题,但是毕竟引发了民众的热切讨论,期间一些国内LGBT组织的声音也尤为强烈,同性恋平权等声音不绝于耳,也呼吁社会民众更加理性包容。
 
12月羊城晚报的一篇有关治疗同性恋的报道将国内非法行医或超范围经营的民间乱象再次拉入民众视野,这篇《十城诊所“治”同性恋》的报道讲述了广州两位同性恋青年通过走访的方式在国内南北十所城市进行“治疗同性恋”相关活动的调查,调查中发现目前国内部分心理诊所的“治疗”手段花样百出,包括行为疗法、移情疗法、环境疗法、精神疗法、药物疗法和手术疗法等。这些触目惊心的治疗手段严重伤害同性恋者的身体和精神健康,更是对其人格尊严的严重侵犯,文中希望LGBT群体和家长们不再被这些心理机构欺骗,并提出心理机构的从业人员是心理咨询师,不是精神病医师,治疗本身已超出其营业范围,而国家相关卫生监督部门应该对这些非法机构加强监察力度,受理群众举报,对不符合医疗从业资格的有关人员予以严惩。文中还提到对这些城市部分心理诊所的举报也是在向民众进行医学科学知识宣传,对同性恋者进行“扭转治疗”,企图以“厌恶疗法”等手段改变同性恋者的性取向绝对是不可取的。治疗同性恋的背后有着复杂的社会背景,商业利益、民众无知以及部分同志及家长法律权益意识淡薄甚至错乱,都将成为治疗同性恋的隐形推手,主流媒体在该领域的介入无疑会提升民众对LGBT群体的认知度,同时将正确信息通过大众传媒传播出去,力量可见一斑。
 
在同志权益方面提及比较多的还有一个话题,就是同性婚姻。《同性婚姻何去何从》,《白崇禧之子白先勇:承认同性婚姻才是承认人性》,《台立委提案修法 促同性婚姻合法化》这几篇报道或是放眼全球参照他国同性婚姻立法现状,或是从传统文化进行解读,或是将婚姻平权内容掰开揉碎细细分析,中心思想都是围绕着同性恋平权而展开探讨。“相对于印度给同性婚姻定罪的判决,英国的同性婚姻立法是进步的。然而,英国目前的同性婚姻制度又引发了一系列更深层次的问题,这些问题直接触及婚姻制度的本质。”,“支持同性婚姻不只是人权的理念,而是保护同性恋共组家庭权益的迫切需求、不再被排除于社会福利制度之外。”这样的媒体报道无疑会让民众在婚姻议题上进行理性思考,也让民众对于同性恋的平等权益有进一步的认知。
 
从以上几篇报道中不难看出,平等权益仍然是LGBT社群十分关注的议题,媒体将此议题放大、提出,并结合国内外大的舆论环境,将此变成能够引起社会关注的焦点。而这个焦点无论在性别议题中还是在权益议题中,都将持续被更多人关注。社会的改变也会在此进程中逐步加快前进的步伐。
 
四、 报道伦理
    同性恋与艾滋病的关系
在12篇与艾滋病相关的报道里,都提到男同性恋人群,或是提及某些性疾病传播的话题时必与同性恋的性行为相关联,报道人物常被冠以“高危人群同性恋”,“易感人群同性恋”,简单粗暴的将男同性恋和艾滋病画上等号。一些正面报道艾滋病活动的文章中,也未深刻分析为什么男同在近些年的感染率呈现高发趋势,这背后的社会原因到底是什么。

而媒体如果不能从污名化某一类人群或某一种疾病的错误导向中反省过来,那么对于民众的误导,后果将会是无法挽回的。其实,公共卫生领域已经有了初步认同,那就是“没有高危人群,而只有高危行为”,任何人如果进行无保护的性行为都会存在高风险,无论是同性恋或异性恋,性安全和性取向应该毫无本质关联。另外,国内媒体对于公共卫生的话题,尤其是艾滋病的议题,不应该也不能够仅仅是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后集中报道,对于男同的报道更不该仅仅出现在艾滋病的报道中,更宽泛更多元更丰富的报道内容也会是对性少数族群的一种尊重。
 
五、  优秀报道
在2013年度11-12月份报道中,也有一些具有示范意义的优秀报道,以下仅个别举例:
 
来源《南都网》
《不敢出柜,中国戴利为何沉默?》对于戴利出柜的社会环境以及人文因素进行了细致分析,难能可贵的是对国内的性少数群体的现状进行了全面梳理,而进一步探讨如果国内体育界出现如戴利那样的人物将会怎样。其实,媒体已经给民众一个积极的讯息,多元性别身份将会是今后国内媒体中经常呈现的话题,多元、理解、包容将会是主旋律。
 
来源《法制晚报》
《妻子得知丈夫为同性恋后索赔15万 法院不予支持》此篇报道从法律政策层面展示出一丝积极讯息,一些掌控主流价值观的政府部门如公检法部门已经在逐步转变观念,与时俱进,他们对于LGBT性少数议题的了解更多更深将会帮助到性少数族群获益,改善某些境遇,使其看到平权的希望。
  
第三部分 主要结论
本次报告的抽样来源并不完全,但根据门户网站(新浪)2013年11-12月搜索的报道监测分析,结论如下,

一、  媒体对同性恋和艾滋病的相关议题,缺乏对同性恋生存现状、社会根源的挖掘。将艾滋病等公共卫生议题直接关联到同性恋的性取向上,本身这就是个错误概念,容易误导公众,并对男同性恋人群造成伤害。另外,一些艾滋病知识以及同性恋知识的科普仍然没有做到位,媒体也负有一定责任。

二、  新闻报道中对于同志权益的报道仍然不够充分。国内主流媒体对国外此类新闻仅仅做了转载或重新编辑,而没有做进一步的分析,尤其未能与国内同志权益的境遇结合起来进行深入的展开,这是较为遗憾的。转载此类新闻的媒体由于某种原因无法将媒体人的视角和观点呈现出来,也未对国内LGBT组织进行了解核实,这也是此类报道缺失的一块内容。如何让同志群体从多个层面进入公众视线,呈现同志议题在社会议题中的主体性,媒体需要反思。
 
第四部分 延伸:如何建立媒体与社群的关系

自媒体时代LGBT组织如何建立与主流媒体的关系,将是一个持续的话题。目前国内的主流媒体都会参考自媒体中的重大事件或新闻线索,而LGBT组织是可以提供或制造这些内容的。从微博、微信到电子出版,LGBT族群可以更快、更真实地说出族群的故事、状态,表述他们的理想与诉求,甚至可以利用媒体策划组织进行社会倡导活动。同时也要注意,LGBT社群也不能一味依从于主流媒体,毕竟主流媒体的价值观与社群的价值观会有出入,媒体仅仅是可以依靠利用的手段,而不是终极目标。
 
 
 
数据搜索&报告撰写:周小萌
 
京ICP备14015866号-23 ©2014 北京纪安德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Web Design:Qingfeng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