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厅

返回首页
2013年第三季度媒体监测报告
2013年7-9月同志媒体监测报告
大众媒体如何报道同志群体

——以2013年7-9月期间中国主流门户网站为例\

制作:les+
出品:2013彩虹媒体奖
 




第一部分  研究背景与研究设计
    本报告是由les+制作,2013彩虹媒体奖出品的同志媒体监测报告。本次报告抽样选取了中国主流门户网站(新浪)在2013年7-9月期间所发表的与中国同志有关的全部报道,本篇报道力图分析这些报道的报道方式及潜含的态度及作用,从而揭示大众媒体对同志报道的特征,以及报道背后的媒体常规,并由此探讨民间同志组织未来对大众媒体的传播、倡导策略。
 
一、大众媒体对同志报道的当前现状
    随着媒体对同志群体和议题的报道逐渐开放,越来越多客观、平等和有包容性的新闻报道为提升大众对同志群体的认识和理解起到很大帮助。它们为那些忽略或对这些议题有歧视偏见的媒体人士树立着良好榜样。
    
    但是,许多记者、编辑和制作人仍然面临着复杂的挑战。当越来越多的公众人物对同志群体发出多元言论,引发公众的热烈关注和广泛讨论时;当同志群体的生活与社会中传统家庭、信仰、经济、健康、政治、体育、娱乐和无数的其他问题,发生越来越多相碰撞时;媒体从业人员对于同志群体消费性、猎奇性的语态报道已经无法吸引,甚至伤害了那些想要了解同志群体生活经验和观点的读者们。已经形成一定社会力量的同志群体也不再满足于在新闻媒体中始终以负面的形象出现。
 
二、何为有社会价值的LGBT媒体报道
客观:媒体应该对同志群体与议题进行客观公正的再现,而不能迎合歧视、恐同的观点。
平等:媒体应该广泛地报道同志的人群、社区和议题,而不仅以消费性的视角来“契合”主流文化对同志群体的想象。
包容:媒体应该在报道有关同志群体的人群、社区、议题时,关注他们的生活和文化的方方面面。
 
三、研究意义
    通过长期观测同志群体媒体报道,有助于我们真实、全面了解同志群体媒体报道的发生状况。但实际上,由于过去对同志议题媒体报道的现状缺乏观察与统计,没有从报道来源、报道形象、报道议题、报道态度等方面来全面审视大众媒体对同志议题的报道,没有从局部到整体的长期监测结论,缺乏实证基础,因此,很多媒体行为都是对零散的媒体报道案例进行沟通与倡导。
    
    因此,同志议题媒体报道数据库建立与监测分析的研究的目的和意义不仅是学术,也是与媒体倡导的结合:以研究结果作为证据,揭示报道中存在的问题,从而与大众媒体沟通,促进大众媒体的改善,同时也帮助民间同志组织制定针对性的、有效的媒介行动策略。而且,同志媒体监测与媒体工作者培训、同志议题的社会宣传推广是彼此相互密切联系的策略。

    因此,本研究的意义不仅在于揭示媒介对同志议题的报道状况,反映出它们“报道了什么”、“报道了多少”以及“是怎样报道的”,也在于帮助民间同志组织在深入了解大众媒体的基础上,评估既有的传播成效,反思以往的媒体行动策略,为同志社区广泛开展的媒体行动提供实证的基础。
当然,也希望以此作为与大众媒体进一步对话的基础,以备在努力消除对L同志不公正报道的共识前提下,商讨改善相关报道的方向。
 
四、 研究对象
本次报告的搜索数据时限:2013年7-9月份
搜集媒体:网络媒体
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
 
搜索的报道范畴:社会民生类、文化娱乐类、法律政策类、科学普及类
 
搜索的报道主题:
名人与同志
同志婚姻与亲密关系(含同妻、形式婚姻)
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
HIV艾滋与同志群体
同志青年
同志在职场、在其他社会领域
与同志有关的犯罪报道
同志权益、反歧视与同志组织
 
搜索的报道对象类别
男同
女同
同志(未特别分类)
 
五、研究问题
本次监测试图回答以下问题:
•   该网站报道了哪些同志事件和话题,这些事件和话题的具体情况是怎样?
•   该网站是如何报道这些事件/话题的,例如,有多少数量和篇幅,采用何种体裁,将其置于什么位置,让谁在其中发言,如何描述相关的各种情节,是否客观呈现了同志群体的现状,提供了有助于推动同志反歧视的信息和知识?
•    媒介对同志事件/话题的报道是否符合民间同志组织的观点和主张,报道的作用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    这些报道的总体状况反映了怎样的媒体常规?
•    从而,结合民间同志组织以往的工作经验,如何进一步改善未来的传播策略?
 
六、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的是内容分析和文本分析相结合的方法,以文本分析为主,文本分析通过对传播内容的细读,揭示出传播内容在一定语境下潜在的观念和意义。本报告选择部分具有典型性的报道作为案例,在内容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指明大众媒介报道的倾向性和价值作用所在。以内容分析为辅,将传播内容转为数字指标进行统计分析,而从力图揭示传播内容的实质及趋势。
 
第二部分  内容分析与文本分析
一、报道的基本特征
1. 报道量
2013年7-9月份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一共发布篇幅是77篇,其中社会民生版报道54篇,文化娱乐类报道11篇,法律政策类9篇,科学普及类3篇。

\ 
 
3.  消息的来源
受害者,与受害者有关的人是主要信息源,其次是各类官方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包括警察、法官等,最后才是同志组织成为信息源。

4.  报道主题2013年7-9月的报道主题最多的是:
  1. 以国外媒体报道居多的骄傲月游行等相关同志权益、反歧视与同志组织主题,共30篇;
  2. 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16篇
  3. 名人与同性恋绯闻12篇;
  4. 同志婚姻与亲密关系,包括同直婚和形婚,11篇;
  5. 与同志有关的犯罪报道,其中多以同志为受害者(被勒索、抢劫)少数同志为加害者(因取向歧视及生活压力而进行的刑事犯罪),9篇。
2013年7-9月报道主题总量最少的是同志在职场、在其他社会领域、HIV艾滋与同志群体与同志青年,分别为2篇。
 
二、报道对象的特征
1. 报道对象比例
男同性恋 32%,女同性恋 10%,未标明男女同性恋类别的为57%。
 
2. 同志在报道中所处的位置
在2013年7-9月的同志相关议题的报道中,有16篇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的报道主题,而在上个季度这个主题的报道数量为4,有明显增加。与其他主题不同,这个主题的报道对象多为非同志群体中对同性恋者或同性恋行为呈反对、歧视态度的人群。基本上很难在一篇有关恐同与性向治疗的报道里看到同志个人、机构的主动发言。虽然报道对象是非同性恋群体,但同性恋是与这一类事件的真正当事者,而作为一篇避免明显导向性并持客观、平等、包容新闻伦理的报道,需要呈现所有当事人的不同视角。

在其他与同志形象相关的主题的负面报道中,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如与同夫同妻相关的同性婚姻与亲密关系的报道、以同志为受害者的犯罪报道中,都缺乏作为另一方当事人的同志话语。这样的报道也很难向读者呈现完整的事件脉络及客观视角。
 
3.  LGBT在报道中的多元形象
在这些报道里,除了以生理性别划分的男女同性恋类别,还有不同社会身份与职业的同志人群,我们可以在这些报道中看到成为选美小姐、市长、驻外大使、作家、演员、运动员等不同职业身份的同性恋者,展示了同性恋者多重社会身份。
 
三、报道方式
1.    对报道对象的描述和态度
在16篇有关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的报道事件中,新闻发源地为中国大陆以外的为9篇,新闻发源地在大陆并由国内媒体报道的新闻为7篇。

在9篇国外事件报道中,事件类型与报道立场均为负面或中性的有《普京签署禁止在未成年人中宣传同性恋法案》、《奥巴马重用同性恋大使部分派驻国家反感》、《韩国导演办同性婚礼遭中年大叔上台泼粪》、《巴基斯坦首个同性恋网站被封》等;事件类型为负面,报道立场为正面的只有一篇《法同性恋婚姻反对者干扰国庆阅兵 被批无爱国心》。

在这些事件类型为负面的报道中,多数准确的陈述了客观事实,展现了不同国家的恐同现象。但很少有从报道立场上呈现同性恋作为非主流弱势群体遭受歧视的本质现状。导致这些报道恐同事件的报道本身就呈现了某种“恐同”气质。
 
2.   对同志权益现状、背后根源问题的延伸
在7篇新闻发源地在大陆并由国内媒体报道的有关恐同与性向治疗的报道事件,与国外的报道不同的是,这7篇文章都是关于同性恋起因、性向治疗的故事和伪科普文章,没有一篇关于恐同现实事件的报道。

其中,《哥哥多易成同性恋 妈妈强势儿子变“伪娘”》、《儿子上小学和男同学走太近 妈妈疑心会变同性恋》、《母亲从小将儿子当女儿带 其长大后成同性恋》三篇报道中,呈现的事件主要内容为:幼儿(多为生理男性)在成长时期家庭中因为男性角色的缺失从而对母亲的依赖过多,无法人格独立或女性角色的行为作用在家庭中强于男性角色的作用而造成性别角色的认同错乱,导致生理男性的幼儿发生性身份障碍。其内容不仅将同性恋、跨性别等性别身份称为“病态”、“认同错乱”、“障碍”等非科学的侮辱性词汇,也对女性进行了严重的性别歧视,认为家庭中的男权女弱即是“正常”“合理”现象。并将同性恋等多元性身份作为心理疾病,而造成原因是反常规的女强男弱。在提及生理性别为女性的幼儿产生同样性别气质“错乱”时,文章内容却为:像“假小子”的女孩,一般在青春期以后都能表现出几分温柔与稳重,不会出现性身份的问题。更是对读者进行女人理所应当“温柔”“稳重”的标签式的刻板印象强化。
 
在《小学生性教育靠网游 同性恋弄假成真》这一报道中提及“济南市首次举办了学校性教育骨干教师培训,并将在全市开始“新版”性教育课试讲:学生恋爱将不再“严堵”,而学生将拥有自主性行为,但自我保护将被强调和提醒。”
并将此次性教育的原因归结于学校未进行成熟规范的性教育而造成未成年人早孕早恋及同性恋现象。文中多次强调产生于未成年人中的同性恋情是由于学校未引导学生进行异性间的交往,而造成同性过于亲密的假象,久而久之边“弄假成真”成为流行现象。
 
从以上几篇报道中不难看出,同性恋青少年是引起社会关注的焦点。而这个焦点所影射的是当代中国社会普遍的性别歧视及在性行为开放的当代,性概念教育却异常保守的巨大断层。在“纠正”、“治疗”性取向的话题中,对女性气质的性别歧视及异性恋霸权对大众性行为思维上的管控是问题的重点。世界卫生组织早在92年的《国际疾病和相关健康问题分类》中将同性恋从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中剔除,所谓“纠正”与“治疗”性取向皆为伪概念。而当代中国社会依然将多元性别取向看做“病态”即是异性恋霸权对性少数的恐惧。导致媒体话语导向以呼吁男性阳刚气质的回归和道德化的性行为来为恐同人群营造话语氛围和论点基础,但同性恋等性别身份的出现正是打破性霸权社会的出口。
 
四、 报道伦理
     同性恋=犯罪?
在9篇与同性恋相关的犯罪报道里,在犯罪人身份为同性恋者,或是犯罪事件与同性恋的性行为相关时,报道人物常被冠以“同性恋XXX”。简单粗暴的将嫌疑人的犯罪行为和性取向画上等号。即便有因同性恋歧视而产生的针对同性恋者的欺诈、勒索犯罪事件,报道中也未深刻分析被害人因性向遭受歧视的现象和原因。
同性恋与异性恋一样,同为社会中的一份子。性取向与种族类别一样,不作为个人行为的衡量标准。在犯罪事件中,将同性恋作为个人标签,无疑是将同性恋者作为犯罪倾向份子与异性恋者做对比,将同性恋者二次污名化,是强烈的歧视性态度。
 
五、  优秀报道
在2013年度7-9份报道中,也能发现一些具有示范意义的优秀报道,以下仅个别举例:
 
来源《新华网》
《媒体称更多中国同性恋者公开过七夕》呈现在职场的同性恋员工的话语表述,梳理同性恋权益在中国的发展脉络,报道态度支持多元性形象的展现。
 
来源《华商报》
《我的孩子为什么是同性恋(图)》展示了同性恋父母的话语表述。
 
第三部分 主要结论
本次报告的抽样来源并不完全,但根据门户网站(新浪)2013年7-9月搜索的报道监测分析,结论如下:

一、媒体对同性恋相关的民事案件,缺乏对同性恋生存现状、社会根源的挖掘;

二、  新闻报道里对纠正、治疗同性恋话题仍处于概念性的错误认识。此类文本里充斥着主流价值观和社会性别规范对同志群体的审视与排比。仍然需要在概念上转变后尝试让报道呈现同志议题与社会性别议题的共性,让同志群体从多个层面进入公众视线,呈现同志议题在社会议题中的主体性;

三、媒体依然有将同性恋与犯罪事件建立暗示性因果关系的报道惯性。 

第四部分 延伸:取消媒体权威与社群界限
社交网络时代,社交媒体清除了我们表达的障碍,从博客、微博到电子出版,我们可以更快、更真实地说出我们的故事、想法,甚至可以发起集体行动,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可表达的时代,媒体,作为信息的媒介,相比同志社群的民间发声,它的权威地位还存在吗?我们还需要视大众媒体为唯一的发声出口吗?

同志社群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媒体的推广传播,而引起广泛关注,是不是可以通过策划集体行为,来改变、影响媒体的视角?

因为大众媒体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而是我们发声的一个工具。了解大众媒体,掌握媒体倡导技巧,我们可以影响媒体,我们更可以在当下和未来,利用自己的发声、集体力量进入公众视野,改变公众意识。
 
数据搜索&报告撰写:周小萌
 
京ICP备14015866号-23 ©2014 北京纪安德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Web Design:Qingfeng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