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厅

返回首页
2013年第一季度媒体监测报告
2013年1-3月LGBT媒体监测报告
大众媒体如何报道LGBT 
——以2013年1-3月期间中国四个城市四家报纸为例\


制作:les+
出品:2013彩虹媒体奖
 



第一部分  研究背景与研究设计
    本报告是由les+制作,2013彩虹媒体奖出品的LGBT媒体监测报告。本次报告抽样选取了中国四个主要城市相应四份有重要影响的报纸(网络版)在2013年1-3月期间所发表的与中国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LGBT)有关的全部报道,本篇报道力图分析这些报道的报道方式及潜含的态度及作用,从而揭示大众媒体对LGBT报道的特征,以及报道背后的媒体常规,并由此探讨民间LGBT组织未来对大众媒体的传播、倡导策略。
 
一、大众媒体对LGBT报道的当前现状
    随着媒体对LGBT人群和议题的报道逐渐开放,越来越多公平、准确和有包容性的新闻媒体报道为提升大众对LGBT群体的认识和理解起到很大帮助。它们为那些忽略或有意歧视这些议题的媒体人士树立了良好榜样。

    但是,许多记者、编辑和制作人仍然面临着复杂的挑战。当越来越多的公众人物对LGBT人群发出多元言论,引发公众的热烈关注和广泛讨论时;当LGBT群体的生活与主流媒体报道的传统家庭、信仰、经济、健康、政治、体育、娱乐和无数的其他问题,发生越来越多相碰撞时;当“支持同性恋”或者“反对同性恋”的二元论报道已经开始变得陈旧单一时,媒体从业人员对于LGBT人群歧视、猎奇性的语态报道已经无法吸引,甚至伤害了那些想要了解LGBT人群生活经验和观点的读者们。已经形成一定社会力量的同性恋群体也不再满足于在新闻媒体中始终以负面的形象出现。
 
二、何为有社会价值的LGBT媒体报道
公正:媒体应该对LGBT人群与议题进行公正的再现,而不能迎合猎奇、恐同的观点。
准确:媒体应该广泛地报道LGBT的人群、社区和议题,而不仅是“契合”主流文化的议题。
包容:媒体应该在报道有关LGBT的人群、社区、议题时,关注他们的生活和文化的方方面面。
 
三、研究意义
    通过长期观测LGBT媒体报道,有助于我们真实、全面了解测LGBT媒体报道的发生状况。但实际上,由于过去对LGBT媒体报道的现状缺乏观察与统计,没有从报道来源、报道形象、报道议题、报道态度等方面来全面审视大众媒体对LGBT的报道,没有从局部到整体的长期监测结论,缺乏实证基础,因此,很多媒体行为都是对零散的媒体报道案例进行沟通与倡导。

    因此,LGBT媒体报道数据库建立与监测分析的研究的目的和意义不仅是学术,也是与媒体倡导的结合:以研究结果作为证据,揭示报道中存在的问题,从而与大众媒体沟通,促进大众媒体的改善,同时也帮助民间LGBT组织制定针对性的、有效的媒介行动策略。而且,LGBT媒体监测与媒体工作者培训、LGBT议题的社会宣传推广是彼此相互密切联系的策略。

    因此,本研究的意义不仅在于揭示媒介对对LGBT议题的报道状况,反映出它们“报道了什么”、“报道了多少”以及“是怎样报道的”,也在于帮助民间LGBT组织在深入了解大众媒体的基础上,评估既有的传播成效,反思以往的媒体行动策略,为LGBT社区广泛开展的媒体行动提供实证的基础。

当然,也希望以此作为与大众媒体进一步对话的基础,以备在努力消除对LGBT不公正报道的共识前提下,商讨改善相关报道的方向。
 
四、 研究对象
本次报告的搜索数据时限:2013年1-3月份
搜集媒体:四个中国主要城市的四份都市媒体(网络版)
北京:京华时报
上海:东方早报
广州:羊城晚报
成都:成都商报
搜索的报道类型:法律政策类、文化娱乐类、社会民生、科学普及类
 
五、研究问题
本次监测试图回答以下问题:
•    四家报纸报道了哪些LGBT事件和话题,这些事件和话题的具体情况是怎样?•    这四家报纸是如何报道这些事件/话题的,例如,有多少数量和篇幅,采用何种体裁,将其置于什么位置,让谁在其中发言,如何描述相关的各种情节,是否客观呈现了LGBT的现状,提供了有助于推动LGBT反歧视的信息和知识?
•    媒介对对LGBT事件/话题的报道是否符合民间LGBT组织的观点和主张,报道的作用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    这些报道的总体状况反映了怎样的媒体常规?
•    从而,结合民间LGBT组织以往的工作经验,如何进一步改善未来的传播策略?
 
六、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的是内容分析和文本分析相结合的方法,以文本分析为主,文本分析通过对传播内容的细读,揭示出传播内容在一定语境下潜在的观念和意义。本报告选择部分具有典型性的报道作为案例,在内容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指明大众媒介报道的倾向性和价值作用所在。以内容分析为辅,将传播内容转为数字指标进行统计分析,而从力图揭示传播内容的实质及趋势。
 
第二部分  内容分析与文本分析
一、报道的基本特征
1. 报道量
2013年1-3月份四家报纸(网络版)一共发布篇幅是45篇,其中社会民生版报道17篇,法律政策类报告15篇,娱乐八卦12篇,科学普及1篇。由18篇成都商报报道,14篇羊城晚报报道,10篇京华时报报道,2篇东方早报报道构成了上述报道。
 
2. 报道体裁
63%报道是深度报道,部分是消息、图片新闻。

\
\

3. 报道篇幅
其中,1001-2000的报道最多,其次是501-1000的报道。总体来说以深度呈现事件原貌的深度报道为主。

4.  消息的来源
受害者,与受害者有关的人是主要信息源,其次是各类官方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包括警察、法官等,最后才是LGBT组织成为信息源。

5.  报道主题
首先,男同性恋向异性恋配偶隐瞒性取向,同妻发生自杀悲剧或提出离婚诉讼的事件,探讨当前法律;
其次,同性婚姻法案相关新闻,其中又包括中国国内同性伴侣或同性恋父母呼吁同性婚姻,以及国际新闻里关于它国对同性婚姻、平权法案的最新进展。

第三,名人与同性恋绯闻;

第四,跟同性恋有关的犯罪新闻报道;
 
二、报道对象的特征
1. 报道对象比例
男同性恋 76%,女同性恋 22%,跨性别2%,双性恋0%。
 
\
2.  LGBT在报道中所处的位置
在LGBT发起的活动、事件里,LGBT是新闻事件里的核心,具有主动性和发言权。但在其他新闻报道里,如同性恋与异性结婚的法律案件,明显占据主体地位的是相关部门、主流人群的视角、话语,基本上很难见到、听到LGBT的具体形象与发声。在推动同性婚姻权益问题上,报道主张基本符合民间LGBT组织的观点和主张。在其他议题上,尤其是同性恋与异性结婚,造成悲剧、民事纠纷问题上,尚不能看到民间LGBT组织的角色。
 
3.  LGBT在报道中的多元形象
在这些报道里,我们不仅能够看到LGT类别,还看到了女博士的男同性恋丈夫、女同性恋伴侣、老年同性恋、同性恋机构、同性恋父母、同性恋儿子、同性恋大学生、同性恋士兵、同性恋明星、跨性别。不论面貌是否多元差异,都提出了LGT的权益需求,消失的是双性恋社群。
 
三、报道方式
1.    对报道对象LGBT的描述和态度
在8篇有关同性恋与异性结婚的法律案件里,报道提及了具体的法律解决办法,但明确将性取向正常的配偶和同性恋者对比排列,实际上呈现了对LGBT态社群的歧视态度。

同时,相关新闻报道虽然呼吁社会大众以包容的心态接纳跨性别,但文本里难免隐含着主流价值观和社会性别规范对跨性别的审视、排挤,将内化的所谓“正常”的模式去否认和规训跨性别的性别认同。
 
2.    对LGBT现状、背后根源问题的延伸
    在常见的有关LGBT犯罪事件里,对LGBT的报道局限在事件本身。只有一篇有关《总编辞职后滥赌破产 为生计盗窃专偷同性恋网友》报道里,提及因为同性恋网友被盗后,不敢声张,所以很少选择报案,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同性恋因担心性取向隐私暴露、不被认可的现状。

   《女博士因丈夫是同性恋自杀 父母向女婿索赔63万》里多篇报道在探讨类似事件的法律解决办法,如目前尚无法律、法规对同性恋者的异性配偶权益的保护问题有所涉及,因此法院建议,在今后的立法中应将此类婚姻归为可撤销婚姻,撤销后的身份就能恢复为未婚。

    《成都律师上书:为同性恋离婚立法》里,“曹毅说,根据《中国同性恋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80%的同性恋会找异性结婚”,掩盖自己的性取向。”没有提及80%的同性恋为何不得不选择掩盖性取向、找异性结婚的原因。
“同妻”和同性恋议题不可分割,但这些报道里没有对同性恋不地不选择与异性结婚,同妻现象存在背后的社会根源进行延伸探讨。实际上,同妻问题的部分解决,有赖于同性恋者平权运动的进展。
 
四、 报道伦理
1.    何为正常?
在多篇报道里,虽然报道里提及“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 “同性恋与疾病不同”等常识,但多篇报道里,将性取向正常一方与同性恋作为对比,明示同性恋为性取向不正常一方。

作为一个目标,正常化是文化所强制的、非个人的。人们已经相信,成为一名心理健康、快乐和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实现现今文化所定义的正常,是必须的。

在《“同性恋去病理化之路”》里,有一段篇幅专门提及同性恋的正常化之路。“在二十世纪末,成为心智正常的人,是美国主导文化的理想之一。正常──这极为肯定地包含异性恋──也许是这个时代最无法抗拒的伦理需要。基于同样的原因,人们害怕表现为异常,并不惜代价来回避它,似乎表现为非正常便全然是痛苦,活在耻辱里。”

同性恋是性欲望多元的一个温和例子,是人类本质上的潜能,而非需要治疗或矫正的病变。虽然新闻报道里提及“同性恋不是疾病”,似乎将同性恋向正常拉近了。但将同性恋与性取向正常一方对比,实际上是强烈的歧视性态度。
 
2.    对公众歧视LGBT态度的渲染?
在8篇有关同性恋与异性结婚的法律案件里,报道提及了具体的法律解决办法,但明确将性取向正常的配偶和同性恋者对比排列,实际上渲染了对LGBT社群的歧视态度。
 
五、  优秀报道
在四家报纸中,也能发现一些具有示范意义的优秀报道,以下仅个别举例:
羊城晚报
《同性恋大学生寄信给人大代表 吁同性婚姻立法》呈现同性恋大学生、同性恋父母、同性恋机构主体性,推动LGBT社群的相关权益。
《吴青:同性恋和异性恋没区别 我赞成同性婚姻》让处于失声状的人大代表对LGBT议题提出观点和解决办法。
《越南三代同性恋生活纪实》用图片展现不同年代、阶层、职业、身份角色的同性恋生活。
  
第三部分 主要结论
本次报告的抽样来源并不完全,但根据中国四个城市相应报纸(网络版)
《京华时报》、《东方早报》、《羊城晚报》、《成都商报》的报道监测分析,结论如下:

一、媒体对同性恋相关的民事案件,缺乏对同性恋生存现状、社会根源的挖掘。
 
二、新闻报道里对LGBT权益、LGBT社群的多样性描述正在逐渐提升,但文本里难免隐含着主流价值观和社会性别规范对LGBT的审视、排挤。仍然需要尝试让报道呈现LGBT主体的生命历程,让LGBT主体获得较多的发声管道和机会,呈现LGBT主体对自我性别的认定和他们在其中展现的主动性和多元差异性。
 
三、媒体依然有将同性恋与犯罪事件建立暗示性因果关系的报道惯性。

第四部分 延伸:取消媒体权威与社群界限
社交网络时代,社交媒体清除了我们表达的障碍,从博客、微博到电子出版,我们可以更快、更真实地说出我们的故事、想法,甚至可以发起集体行动,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可表达的时代,媒体,作为信息的媒介,相比LGBT社群的民间发声,它的权威地位还存在吗?我们还需要视大众媒体为唯一的发声出口吗?

LGBT社群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媒体的推广传播,而引起广泛关注,是不是可以通过策划集体行为,来改变、影响媒体的视角?

因为大众媒体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而是我们发声的一个工具。了解大众媒体,掌握媒体倡导技巧,我们可以影响媒体,我们更可以在当下和未来,利用自己的发声、集体力量进入公众视野,改变公众意识。
 
数据搜索:周小萌
报告撰写:Wen Lei Ng
报告编辑:三木
京ICP备14015866号-23 ©2014 北京纪安德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Web Design:Qingfeng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