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厅

返回首页
2015年媒体监测报告第一季度

                                                    ——2015年1月到2015年3月
制作:中国彩虹媒体奖 
出品:中国彩虹媒体奖
 
第一部分  研究背景与研究设计                                                                                                                                 
 
本报告是由中国彩虹媒体奖制作和出品的关于LGBT报道的媒体监测报告。本次报告抽样主要选取了中国主流门户网站新浪网在2015年1-3月期间所发表的与中国的性少数有关的全部报道,并参考网易、腾讯、南都、澎湃新闻、财新网等网站的样本。本报告力图分析这些报道的报道方式及潜含的价值观念及作用,从而揭示大众媒体对同志报道的特征,以及报道背后的媒体常规,并由此探讨民间同志组织未来对大众媒体的传播、倡导策略。
 
一、大众媒体对同志报道的当前现状
随着同志能见度的不断提升,媒体的报道中首先越来越开始能够发现同志的存在,同志的声音,对相关的报道,越来越多的媒体可以开始保持审慎和客观、中立,甚至一些对LGBT有比较全面认识的媒体可以产出一些LGBT友好的、倡导多元与平等的正面报道。

然而,对LGBT议题的报道还是对媒体人提出了挑战。首先,我们生活在一个异性恋霸权的社会,在报道LGBT人群尤其是亲密关系时,会用惯常的异性恋模式去对一个陌生的群体进行想象,由此造成了一些误解、偏见和迷思;其次,由于缺乏真正的平等意识,报道很多时候还是要么迎合大众采取猎奇、夸张的手法进行报道,要么在报道的话语中采用居高临下的姿态,强调同志和“正常人”是一样的或是要提高对同志人群的“容忍”度等;第三,由于长期以来,性少数群体都在边缘,边缘造就了不可见,由此造成了群体内的很多问题。在逐渐被大众看见和接纳的过程中涉及到了政治、经济、文化、婚姻家庭、宗教信仰等多方面的议题交叉,在向内重构同志社群文化的同时,也向外激发了争议和讨论;媒体在报道时,由于性别视角和权利意识的缺乏,或是不一定能去做一个客观、公正的报道,或是报道深度不足,没有探寻背后的社会、文化、制度交错的动因。

媒体在当前的文化环境下,是传播的重要载体,也是同志平权运动中的重要助力,让媒体走进和了解同志,让同志和媒体建立良好的联系从而增强同志群体的发声力度,既是彩虹媒体奖的宗旨和目的,也是当下同志运动必须要做的事情。
 
二、何为有社会价值的LGBT媒体报道
    有社会价值的LGBT媒体报道,是我们希望倡导和推进的,我们认为,有价值的LGBT报道可以从以下三个维度来衡量:
客观:媒体应该对同志群体与议题进行客观公正的再现,而不是迎合歧视、恐同的观点和猎奇的心理。同时也要直面同志群体的迷思和问题。
平等:媒体应该平等地看待同志群体,既不特殊化,也不刻意贬低,在客观反映实际情况的基础上树立平等理念。
多元:媒体应该在报道有关LGBT群体的人群、社区、议题时,关注他们的生活和文化的方方面面,看到这个群体内部的多元,倾听和报道更多边缘的声音。
 
三、研究对象和研究意义。
中国彩虹媒体奖通过长期观测LGBT群体媒体报道,试图去真实、全面了解同志群体媒体报道的状况。过去由于对同志议题媒体报道的现状缺乏观察与统计,没有从报道来源、报道形象、报道议题、报道态度等方面来全面审视大众媒体对同志议题的报道,没有从局部到整体的长期监测结论,缺乏实证基础,因此,很多媒体行为都是对零散的媒体报道案例进行沟通与倡导。

因此,建立LGBT议题媒体报道数据库与监测分析的研究的目的和意义不仅是学术,也是与媒体倡导的结合:以研究结果作为证据,揭示报道中存在的问题,从而与大众媒体沟通,促进大众媒体的改善,同时也帮助民间同志组织制定针对性的、有效的行动策略。而且,媒体监测与媒体工作者培训、同志议题的社会宣传推广是彼此相互密切联系的关系。

因此,本研究的意义不仅在于揭示媒介对同志议题的报道状况并反映出它们“报道了什么”、“报道了多少”以及“是怎样报道的,基于怎样的思路和态度”,也在于帮助民间组织在深入了解大众媒体的基础上,评估既有的传播成效,反思以往的媒体策略,为社区广泛开展媒体行动提供实证的基础。

本报告主要基于新浪新闻平台,同时辅以网易新闻、腾讯新闻、财新网、南都网、澎湃新闻等平台的补充,以“同性恋”等关键词来搜索主流媒体的相关报道,从报道立场、事件类型、报道范畴、报道主题等方面出发分析主流媒体对LGBT新闻的报道,从而探索和讨论LGBT机构媒体策略,从另一方面也希望以此作为与大众媒体进一步对话的基础,让媒体加深对LGBT的全面了解,以备在努力消除对LGBT不公正报道的共识前提下,商讨改善相关报道的方向,进而能够产出更多有价值的报道。

本次报告的搜索数据时限:2015年1月-3月
搜集媒体:上述样本网站中检索到的自身产出内容及对主流传统媒体的转载;
搜索的报道范畴:社会民生类、文化娱乐类、法律政策类、科学普及类
搜索的主题方面,通过对报道内容的监测跟踪,新增“LGBT与经济消费”主题,指将LGBT群体与经济增长、产品、投资、消费等社会经济发展相关联的事件作为采访对象的报道;以往这些内容的报道放置在“LGBT在职场及其他社会领域”,随着社会的发展,以不同维度划分的“领域”将变得丰富起来,不论是以地理区域划分的国家和地区、以职业划分的各行各业、以身份认同划分的族群和各种各样的边缘群体,这些领域中的LGBT都将不断通过媒体的呈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经济作为人们生活的重要方面,会与性别议题有着长期复杂而难解的关联,媒体也将对这一领域予以长期的关注,与“其他社会领域”应该分开看待。基于如上考虑,“LGBT与经济消费”主体从“LGBT在职场及其他社会领域”中分离,作为独立的一个分类主题。

同时将“名人与同性恋”主题修改为“名人与LGBT”主题以顺应多元性别的不断“出柜”。LGBT文化评论及相关作品也是新增监测内容,主要指和LGBT相关的文化评论、探讨以及主要对LGBT相关作品进行的报道。  
经过修改后的搜索的报道主题为:  


名人与LGBT
同志婚姻与亲密关系
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
HIV艾滋与LGBT群体
LGBT青年
LGBT在职场与其他社会领域
LGBT与犯罪有关报道
LGBT权益、反歧视与LGBT组织
其他
LGBT文化评论及相关作品
LGBT与经济消费
 
搜索的报道对象:
男同
女同
LGBT(未分类)
双性恋
跨性别(暂时包括间性人、变性者等群体)
在此特别说明,当报道涉及横跨多个分类时,在统计之中各个分类分别累加一次。在该项目统计时,样本总数照此计算。
 
四、研究视角
本次监测试图回答以下问题:
•   该网站报道了哪些同志事件和话题,这些事件和话题的具体情况是怎样?
•   该网站是如何报道这些事件/话题的,例如,有多少数量和篇幅,采用何种体裁,将其置于什么位置,让谁在其中发言,如何描述相关的各种情节?呈现了LGBT及其内部各个群体怎样的形象?是否提供了有助于推动同志反歧视的信息和知识?
•    媒介对同志事件/话题的报道是否符合民间LGBT组织的观点和主张,报道的作用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    这些报道的总体状况反映了怎样的媒体常规?
•    从而,结合民间同志组织以往的工作经验,如何进一步改善未来的传播策略?
 
五、研究方法
    本研究定性方法与定量方法结合,通过文本分析对传播内容进行细读,揭示出传播内容在一定语境下潜在的观念和意义,并对报道的立场和观点、主题等进行质性研究。再将这些性质化为数项指标,进行横向、纵向以及交叉的比较分析,从而从力图揭示传播内容的实质及趋势。选择部分具有典型性的报道作为案例,在内容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指明大众媒介报道的倾向性和价值作用所在。
 
第二部分  内容分析与文本分析                                                                                                                                  
 
一、报道的基本特征
(1)报道量与报道范畴
相对于去年秋天以来的报道井喷态势,2015年第一季度的报道在数量上暂时有所下降,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共报道LGBT相关报155篇,从1月到3月分别是1、47、67篇报道,与去年第四季度报道248篇相比,环比下降了约37.5%,与去年第一季度70篇相关报道相比,同比增长了121.4%,相比上一季度的爆发式增长,第一季度在报道总量上回归到了去年第二、第三季度的水平上,但是考虑到第一季度本就是LGBT报道的淡季,我们会发现今季同志媒体报道仍有不少亮点。155篇报道中,法律政策类报道13篇,社会民生类报道71篇,科学普及类报道6篇,文化娱乐类报道66篇,其中文娱类报道数量与上一季度基本持平。
 
\
 
图1  2015年第一季度LGBT媒体报道
上一季度,文化娱乐类报道的数量大幅度地落后于社会民生类报道,而本季度报道范畴分布开始恢复到去年第二季度以来平分秋色的态势,从报道范畴看文娱报道66篇,占本季度所有报道的42.31%,社会民生报道71篇,占本季度所有报道的45.51%。法律政策类报道有所上升,这与多国通过同志伴侣相关法案有关。 
 
(2)报道主题
第一季度总共155篇报道中,各报道主题分布如下:
其次是LGBT权益、反歧视与LGBT组织方面的报道,共有46篇报道,占29.67%。
LGBT文化评论及相关作品主题的报道,共43篇,占27.74%
其他主题报道由多到少依次为:
名人与LGBT主题的报道为21篇,占比13.54%
LGBT与犯罪有关方面的报道,共12篇,占比7.74%
LGBT与经济消费主题的报道,共12篇,占比7.74%
同志婚姻与亲密关系方面的报道,共7篇,占比4.51%
LGBT在职场及其他社会领域的报道,共6篇,占比3.87%
HIV艾滋与LGBT群体主题的报道,共2篇,占比1.29%
恐同报道与性向治疗主题的报道,共2篇,占比1.29%
其他(即均不在所列主题中的)主题报道3篇,占比1.39%
在2014年第二季度报告中,笔者断言“在文娱类报道中,之前几乎只有“名人与同性恋”即明星八卦内容,从第二季度开始,媒体报道中加入了很多关于同志文艺或文化现象的探讨,所以新增了一个报道主题:‘LGBT文化评论及相关作品’,这一主题报道自涌现后增速迅猛,几乎每一季度都能稳定在10%以上。这一趋势说明,同志文化作为社会多元亚文化的一支已经被充分地看到和呈现,而且这一趋势将会继续下去。”
而在这一季度的报道主题中,我们可以发现,尽管数量和范畴层面上社会新闻和文娱新闻报道又开始出现比重持平、秋色平分的现象,但是从报道主题,即范畴内部来说,已经产生了变化。文娱报道在这一季度实现了快速增长,从原先的20%以下的比重跃升到月度前列,并力压明星八卦绯闻成为文娱类报道的主要内容,在文娱类主题中的比重达到了65.15%。并且内涵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之前的LGBT文化评论及相关报道多围绕与同性恋有关的文艺作品展开,而这一季度的亮点之一就是相关报道除了相关文化报道,还包含了开放关系、女权主义、艺术作品等更多的内涵,也更具备性别和酷儿视角。
新增的“LGBT与经济消费”分类由于在11月的新闻搜集中产生,所以呈现出的样本数量比实际小,而考虑到视屏影像、外文等更多样的媒体形式后,关于彩虹经济的报道将持续实现快速增长。

(3)报道立场与事件类型
表1  2015年第四季度LGBT新闻报道立场分布
  1月 2月 3月 总数 占比
正面 31 35 41 107 69.03%
中性 6 8 20 34 21.93%
负面 4 4 5 13 8.38%
 
表2  2015年第一季度LGBT新闻事件类型分布
  1月 2月 3月 总数 占比
正面 29 30 35 94 60.64%
中性 8 6 12 26 16.77%
负面 4 11 19 34 21.93%
本季度,中性立场的报道数量为34个,占第季度报道总数的21.93%,与上一季度相比略有下降。本季度正面立场的报道数量为107个,占第一季度报道总数的69.03%;与此同时,第四季度被报道的LGBT新闻里,本身为中性的事件是26个,而本身为正面的事件为94个,这说明在社群与媒体的长期互动当中,媒体正在朝着可以做出相对客观、公正报道的方向发展。

我们的2014年第二季度(4—6月)报告中指出:“正面事件数量和正面报道立场数量之间的差异说明很多正面事件,大众媒体在进行报道时更多地倾向于用中性立场报道是因为对同性恋的合法性有所顾虑,也许离真正的‘客观公正’还有一段距离。”

这一现象在第三季度中被翻转、在第四季度中被延续,在今年的第一季度的同志新闻报道中,虽然正面报道的比例下降,但参考正面事件在总体中的比重,其实依然延续了这一趋势。

大量的正面事件开始被正面报道,而若对其中的报道进行分析,可以发现,在全球风气云涌的同志平权运动中,同志群体开始发展出自己的论述,并形成了一定的能够通达国家政治层面的话语权,这使得国际新闻中的LGBT报道的正当性可以得到保障。而国内新闻通过行动者、倡议者和友好人士的努力,行动者自己设置议程、提出议题、创造议题,将自己的话语打进媒体的视域,大大提高了同志新闻被正面报道、客观呈现的可能性。通过以上事实可以发现,这一可喜进步既是媒体对同志的认知度进一步提高的结果,也和同志组织及社群活跃分子的努力分不开。

在对负面新闻的处理当中,媒体也开始更多的采用中性立场和视角进行报道。这说明媒体对发生在同志群体身上的负面事件,开始学会将性身份与犯罪脱钩,以免加剧对同志的刻板印象。虽然会提及受害人或加害人的同志身份,但不一定会在报道中对性取向和犯罪事实进行对应。然而这种恶劣的贴标签,将犯罪和性取向联系起来的报道方式仍然会在报道中体现出来,甚至在对HIV的相关报道中,将同性性行为乃至同性恋与艾滋病有意无意地形成因果关系,而实际上,是否感染HIV仅仅与一件事情相关:是否进行了高危行为。

这说明在一些公共事件发生之时,同志群体一方面要敢于发声,一方面也要运用更积极的媒体策略,用更主动的态度对媒体进行倡导。

(4)报道对象及其形象
    本季中,男同出现在报道中50次,占总体的32.25%,女同出现14次,占总体的9.03%,不分类的LGBT群体出现45.80%,跨性别出现15次,占总体的9.67%,双性恋出现4次,占总体的2.58%。女性的隐没问题在本季中再一次被凸显,当拨出开艾滋病日等题材的影响之后,如何让边缘之中的更边缘发声,成为了一个更重要的话题。不少不分类的LGBT新闻中,更多地被作为代表被呈现的也是男同,女性性少数群体成为了背景板,这也说明无论在哪个领域,媒体对女性的公正报道都需要长时间的倡导。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媒体呈现的男女同性恋的形象是不一样的,在男女同性恋被报道的主题中首先对于男女同性恋的报道都是以名人八卦为多。虽然从整体上看权益类报道与日俱增,但是这类报道往往是针对LGBT群体来说的,通常并不单独针对男同或女同,所以文娱报道相应地占据了更高的比例。而文娱类的LGBT文化报道中,女同的文艺作品相比男同还是较为弱势,女性出柜的比例也更低,但是女性对于LGBT群体的支持度是更好的。当下“搞基”、“耽美”等文化现象十分流行,文化、演艺行业也从来都不缺LGBT群体的身影,但是优秀的LGBT作品中,反映男同或是以男同为蓝本的数量多于女同是不争的事实。而犯罪类报道中呈现的男女同性恋形象也有差异,男同犯罪多半和HIV相关,罪名多和诈骗或是同妻问题相关,而女同犯罪报道则多半和感情纠纷有关。在整个同志平权运动中,也期待更多女同的身影出现。
 
 三、 总体结论    
    本次报告的抽样来源并不完全,但根据门户网站(新浪)2014年10-12月搜索的报道,并辅以网易、腾讯、南都网、财新网、澎湃新闻的样本分析,监测结论如下:
1.  媒体对同性恋相关的法律政策、平权倡导以及相关国家的友同或恐同政策给予了相当的关注,尽管部分媒体在报道时存在价值观的偏差,但大部分媒体都能从权利平等以及人性的角度去理解同志权益,并对有关情况进行比较客观的报道; 
2.  对LGBT报道的层次和面向丰富化,涉及权益、法律、公共卫生、经济、文化、娱乐等多个方面,而且与以往相比,本季度以LGBT议题作为主要篇幅的报道明显增多,篇幅也明显增长,以澎湃新闻为代表的新媒体往往以大稿、特稿的形式呈现;
3.从文娱类的数量看,预测此后将处于稳定水平。同志文化作为社会多元亚文化的一支已经被充分地看到和呈现,而且这一趋势将会继续下去;
4.本季度仍继续媒体报道的诸多惯性。媒体依然有将同性恋与犯罪事件、hiv感染等建立暗示性因果关系的报道惯性。媒体的社会性别意识仍然有待加强;
5.  重点事件必须是同志社群的倡导者、先行者们的行动创造出来的,在高扬了同志平权大旗、让多元性别出柜、维护同志平等权益方面有着重要的贡献,同时也吸引了媒体的眼球,从多个视角进行了丰富的报道和评论,为公众意识的提升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这充分说明同志友好的报道不能枯坐等待,更不可能去搭同志能见度提升的顺风车——相反,充分运用媒体去进行有效有策略的传播和倡导是推进性别多元平等的必经之路,同志们一定要搞搞新意思。
 
四、优秀报道
在2015年度1-3月份报道中,也能发现一些具有示范意义的优秀报道和评论,以下仅个别举例:
   《澎湃新闻》:《揭秘第三性:亚洲多国允许性别不填男女填未定》
    这篇报道以印度、泰国、孟加拉国等国家的第三性别法案通过入手,介绍了多元性别群体在东南亚、南亚等地区的生存及权益现状,尤其是“海吉拉“群体的历史流变,并对跨性别权益相关法案政策进行了梳理。信息容量丰富翔实,报道视角客观而充满人文关怀。
 
《澎湃新闻》:《图灵被赦免了“严重猥亵”罪,其他4.9万人呢?》
报道以奥斯卡获奖作品《模仿游戏》切入,讲述了阿兰图灵的一生,但报道的眼光没有局限于此,反倒是提出了一个新的角度:被以严重猥亵罪阉割的人当中,为何只有图灵被赦免?正如图灵的侄孙女所说: “所有人都受到同样的对待,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仅仅把图灵豁免了。”报道洋溢着平等、尊重的理念。
 
《新浪图片》:《2015年荷赛大奖照片背后的故事——恐同俄罗斯》
此篇关于荷赛摄影大奖2015年获奖作品,作品展现了在对LGBT人群愈加严酷的俄罗斯,LGBT群体的苦难与爱情。以艺术的方式,呈现了普通人的生活境遇,并回顾了俄罗斯一步步加强同性恋憎恶氛围的历史。
 
《广州日报》:《广州男男性行为人群超3万 委员:男同淫乱入罪》
此篇报道标题用数据,回应的是新闻热点。在采访中呈现了多方观点,尤其是同志组织的声音,呈现了同志组织、防艾组织在这方面的工作,将艾滋与同志进行了脱钩的论述,并提供了“减免政策”等信息。
《南都周刊》:《爱人同志,说不出的痛》
此篇呈现了一个拉拉伴侣家暴的故事,将性少数群体面临家暴时的困难和无助境地叙写出来,而相关法律的出台也并没能够让情况得到改善。描述的家暴现象也不仅仅局限在肢体暴力中,经济控制、精神控制等也有体现。
 
第三部分 延伸:取消媒体权威与社群界限                                                                                                                 
 
网络时代,社交媒体清除了我们表达的障碍,从博客、微博到电子出版、移动客户端,我们可以更快、更真实地说出我们的故事、想法,甚至可以发起集体行动,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可表达的时代,媒体,作为信息的媒介,相比同志社群的民间发声,它的权威地位还存在吗?我们还需要视大众媒体为唯一的发声出口吗?同志社群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媒体的推广传播,而引起广泛关注,是不是可以通过策划集体行为,来改变、影响媒体的视角?

另外,同志群体内部对于很多问题都有争议。有些争议还与性别、公共卫生、公共政策等更大的议题交叉起来,有些争议则与同志平权倡导的策略、目标有关,内爆4在发展出运动的想象力和公民理性的过程难以反映在媒体上,或者这种反映有时候是曲折与变形的。所以同运的媒体策略,议程的设置,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大众媒体有自己的议程,但是我们并不是要顺应主流议程,而是基于公民理性和对社群、对运动的真实了解,发展出我们的议程和策略。在内部争论之后,更重要的是如何引起外部的讨论。那么如何把这种争议经过包装送进公共视野,就是民间组织需要做的事情。

同时,新媒体的出现不仅让每一个人都成了内容的生产者,也让更具活力的网络媒体通过“永不下线的美丽终端”成为了最有广泛的阅读量的媒体。即便是处于一线城市以外的公众也有机会接收到更同志友好的报道。在大众媒体传播的渠道上,也通过科技的进步萌生出了空间。而这样的空间也同样在审查与管控的间隙之间生存,行动与倡导亦如是。新一代的行动者们可以从这样的缝隙中创造出多少褶皱?可以在高墙般的限制中活跃多久?如果将渴望打破铁壁的群体相联合,有没有可能产生出更大的力量?

大众媒体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而是我们发声的一个工具。了解大众媒体,掌握媒体倡导技巧,我们可以影响媒体,我们更可以在当下和未来,利用自己的发声、集体力量进入公众视野,改变公众意识。
 
数据搜索&报告撰写:李橙
 
 
 
   
 
 
京ICP备14015866号-23 ©2014 北京纪安德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Web Design:Qingfengteam